搏击

灾害事件轻伤者或更需心理干预过度关爱不利

2019-07-14 02:54: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灾害事件轻伤者或更需心理干预 过度关爱不利康复

“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目前已造成39人死亡、约200人受伤。24日下午,浙江省卫生厅派遣了心理危机干预专家组进行紧急心理援助。自汶川大地震起,心理危机干预已成为灾害事件后救援的重要一环。我们特别邀请专家解读此次心理救援的一些细节和关键点  24小时内创伤体验最清晰、强烈  心理救援细节之一:“7·23”特大铁路事故发生后,温州市各级卫生部门立即启动应急响应机制。温州的康宁医院原本是一家精神病专科医院,但因距事故地点较近,事发后成了救治的主力医院,伤员们也因此获得了一个最有利的心理救援条件。24日,医院开始针对伤员进行心理治疗:第一时间向伤者下发了国际上标准的调查问卷,“然后根据调查问卷统计的分数,对伤者进行分类。”医院除了对伤者的生理创伤进行治疗外,将更加注重心理危机干预。  解析:在事故后的24小时内,受创伤者的创伤体验最为清晰而强烈,此时的评估结果最为可靠,而及时的干预也有助于他们迅速摆脱创伤。24小时后,由于我们自身的心理防御机制,一些创伤体验被压抑到潜意识层面,在表面上可能难以发现,对评估和干预都增加了难度。  伤者、家属、救援人员是干预重点  心理救援细节之二:7月25日早上,专家组奔赴当地的12家医院,主要对三大类人群进行紧急干预:一是在各医院进行治疗的受伤者;二是本次事故中遇难者的家属;三是参与这次事故紧急救援的全部人员。  解析:灾害的“亲历者”是最容易造成心理创伤的,心理援助的重点首先应是在各医院进行治疗的受伤者;其次,本次事故中受伤、遇难者的家属会因悲痛卷入灾害中,也是援助的重点人群;参与这次事故紧急救援的全部人员,因为第一时间目睹了灾难发生的情景,在救援过程中的紧张情绪可能掩盖了心理创伤,而在紧急救援过后,他们有可能同样出现心理创伤,需要得到心理援助。  受伤轻不意味心理创伤小  心理救援细节之三:7月24日,10岁的福建男孩赵竹安静地躺在温州康宁医院的病床上,看着周围人来人往,不说一句话,表现得比成年人还坚强。赵竹只受了轻伤,对事故发生时的状况记忆犹新,“当时车子开始晃动,很多行李压到了我的身上。”他被一堆行李砸晕,醒来后,拼命爬了出来,并找到了同行的姨妈。姨妈因事故吓得短暂失忆,反而需要赵竹照顾。赵竹和家人到杭州旅游,父亲因最终抢救无效死亡,母亲、爷爷等被转至其他医院进一步治疗,而这一切他还不知道……  解析:小赵竹很幸运地在这次灾害中逃生。然而,这并不能说明他没有心理创伤。是否需要心理援助,并不是根据伤情和外表看到的坚强程度来决定的。有时候,伤情越轻者,反而越需要干预。首先,伤情较重者救治其生命优先,此时过早的心理援助可能会占用宝贵的抢救时间,而伤情较轻者可以有时间让专业人员对其及时进行干预。另一个也是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伤情较重者可能在灾害发生的第一时间处于意识模糊状态,对事件的整个经过记忆并不清晰;伤情较轻者往往处于危害发生的边缘,成了亲眼目睹灾害现场的“见证人”,这些恐怖的情景会深深地刻在伤者的脑海中,所以相比之下,轻伤者所受的心理创伤可能比重伤者还要重。  最简单的手段也许最有效  心理救援细节之四:据心理危机干预专家组组长、杭州市疾控中心主任赵国秋介绍,到达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对所有参与这次行动的医院进行心理危机干预的技术培训,主要内容有,突发事件紧急集体晤谈技术(即CISB)、快速眼动信息再加工技术(即EMDR)等,以使更多的医生加入到正规心理危机干预的队伍中来。  解析:赵主任所介绍的是急性心理援助工作中比较常用的技术,CISB是对受援助者按一定要求分组进行集体晤谈,通过公开讨论内心感受,互相支持、鼓励和安慰,从而帮助他们在心理方面接受和消融创伤体验。EMDR则是在调息放松的前提下,通过眼动脱敏技术,对诱发创伤性痛苦的“扳机信息”(如“闯入”幸存者脑海中的或反复在他的脑海中“闪回”的创伤情景和映象)进行淡化处理,使之不再诱发幸存者的痛苦。上述这些技术都是针对心理创伤者行之有效的干预技术,因为操作复杂而专业,必须经过相关培训方能开展。  当然,心理援助工作并非越复杂越好,而是要经过科学的评估确定个性化的干预方案。事实上,大部分灾害幸存者出现心理应激反应只是暂时性的,一段时间后会自愈,所以采用一般的支持、陪伴和心理疏导,就足以帮助他渡过难关。  “我能行”未必真的能行  心理救援细节之五:在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病房内,陈怡冰心理师紧紧握住伤员刘义鑫的手,轻声细语地安抚。面对心理师,刘义鑫始终面带微笑,还不断向心理师强调:“我能行,我没问题。”但当心理师询问起事发当晚的场景时,他却避而不谈。后来,在心理师的引导下,刘义鑫终于开口:“刚开始身体一点也没感觉不适,爬出车厢后就打给家人报平安,还走了很长一段路,遇到医生后,就再也没力气走了,进了救护车。”  解析:一些表面乐观积极、说话滔滔不绝的伤者,可能隐藏着更深层的心理创伤——灾害发生后,这些人内心可能会调动心理防御机制将创伤体验潜藏到心灵深处,给外人和自己都制造了一种“没问题”的假象。然而,这些潜藏的创伤体验就像一个未作清创就被包扎起来的脓肿,会在当事人心中潜移默化地发生负面影响。这类人员也同样需要干预,先要用聆听和关注逐渐培养起他们的信任感和安全感,让他们紧张的精神状态放松,逐渐释放出自己真实的恐惧体验。  “过度关爱”可能不利康复  心理救援细节之六:心理专家在对伤员进行心理筛查时,发现一个23岁的福州女孩不爱说话,不表达自己的感受。其母亲对女孩受伤很焦急,经常对医护人员描述女儿胃痛、头痛等症状,而此时,赶来探望她们的热心人士络绎不绝。心理专家初步准备将女儿和母亲作为重点心理干预对象,密切注意她们的动态。专家指出,“过度关爱”伤员,反而不利于其心理康复。  解析:大灾有大爱!每次灾害发生后,都会有大量的志愿者投入到救援中。然而心理援助要科学而有序地开展,对受创伤者的关心要适度。家属或志愿者如果过度关爱伤员,如反复询问其身体有何不适,反复提及当时发生的情景,会强化受创伤者的“身体不健康”的体验,可能对其心理造成二次创伤。所以,大家给伤员一个放松、安宁的休息氛围,也是一种关爱和帮助。  延伸阅读   关注民心理变化  现在络很发达,一些乘客通过微博第一时间发布现场消息,更多的人也是通过微博得知事故进展情况。民的心理也属于应该关注的范围,但这种心理干预的操作和现场并不一样。大灾难对于全国人民而言都是一种创伤,但绝大多数人可以自行恢复。需要注意的是,大众内心看似并不强烈的痛苦长期积压,可能造成群体性的心理变化,如本次事件可能造成一些民众对乘坐高铁的抵触情绪,这种干预不是现场心理援助一方的工作,而是需要政府和社会共同来完成的。政府对灾难事件的有效救援、及时而透明的信息发布和合理的善后工作,是防止心理危机蔓延的闸门。

微信上微店怎么开
小程序手机号码输入框
中小企业网站建设如何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