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普洱相思竹短篇小說

2019-10-14 23:03: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坡下的世界,属于白嘟祺,属于那个等待的姑娘,不属于运送盐巴和普洱茶的马帮,也不属于那个爱喝普洱茶的乾隆皇帝,那一年,在遥远的北京城,乾隆皇帝驾崩了,他当了四年的太上皇,带着他的十全武功和大清帝国的夕阳,走了

  一 清宫换皇帝,乾隆思普洱

  乾隆皇帝八十五岁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活八十五年之久虽念佛数十载,可是在他的心中,“十全老人”的名号却无法平复他一生于苍生的愧疚这“十全”无非就是十次战争多少鲜活的生命,就在这“十全”美名下尸骨冰凉心灰意冷之际,他想到了退位一来,国家已经日益空虚,他一生六下江南,花费了太多财力,又大赏进贡属国,往往是属国一本万利,自己亏了血本;二来,贪官污吏都是自己心腹,该换换皇帝收拾这帮家伙了,不然他们将蛀空大清王朝,自己下不了手,交给儿子去弄死这帮兔崽子,有老皇帝撑腰,儿子能行,贪官们不管乱来;三则自己作为孙子,当皇帝怎么能比自己的爷爷康熙大帝还长呢

  1796年正月初一举行的退位典礼上,乾隆正要将国玺递给跪在地上的嘉庆,一位多年的心腹老臣突然大呼“国不可一日无君”,祈求老皇帝继续领国,听到这话,正准备接位的嘉庆皇帝脸上拂过一丝惊恐,不待任何人察觉,乾隆把国玺交给嘉庆,随即哈哈一笑,坐在龙椅上,捧起英国“进贡”的玻璃茶壶说,“君不可一日无茶”,自斟自饮一杯珍藏了十年的普洱茶,乐呵呵地闭目品茶典礼如仪按部就班,老皇帝神情悠闲地品着茶,对身边的太监说:“今年普洱府年成如何”太监心里明白,老皇上是想念普洱茶了,就说:“回陛下,奴才听说,去年天旱,普洱府四季如春,入冬之后依旧高温今年入春后如果雨水及时,春茶必定有好收成,若高温继续,普洱府危矣”老皇帝拄着龙拐匆匆起驾,“朕得回去念经了”众人均以为太上皇因禅位不悦

  二 朝贡清帝国,神象不过桥

  地处边疆的普洱府交通闭塞,但皇帝喜爱普洱茶,再难运送也得送到所以,茶马道就此诞生普洱府通往各地的茶道根据走向主要有五条线路,即北道、西道和向南通往东南亚的三条古道其中北道由思茅城北腊梅坡向北,途经十五个驿站,抵达昆明在这十五个驿站之中,最近的驿站叫白嘟祺,离思茅城只有二十余里,地处思茅厅与宁洱县的交界处,因它正处在斑鸠坡的坡脚,汉人称坡脚,村民多为彝族,彝语称作“白嘟祺”这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石板路,它在郁郁葱葱的山林间一直向远方静静地延伸道路宽约四尺左右,有的地方还要稍微窄一些石板上铺满了落叶,石块上一道道被马蹄践踏出的深深浅浅的痕迹,就是普洱府通往京城的印戳

  数百年来,在普洱府的茶店商铺里采购了普洱茶的商贩及马锅头,三五成群地赶着骡马,由思茅城北的腊梅坡出发,一路向北,大约三个时辰左右就到了白嘟祺白嘟祺只有十多户人家,茶道就从山寨中心穿过长久以来,这里的人,都以服务往来于古道上的骡马商贩为生计

  白嘟祺家家户户都能住店,客人在哪一家都可以吃住、喂马,但只有一家像样的马店,掌柜姓王王家和别家不同,别家是以自家的床铺给马锅头睡觉,拿自家饭食给马锅头吃,他家则另起院落,盖了八九间房子围成一个四合院,有客房、厨房、马厩,算得上真正的驻马店

  王家马店的生意是最好的,这不必说,硬件就摆在那最稀罕的是,王家的女儿王碧君是整个白嘟祺最美的姑娘,任谁看见了,都要多看几眼所以往往是王家马店住不下的客人,才怏怏不乐地进了别家投宿可是整个白嘟祺,都没有人记恨王家白嘟祺的女人们恨的,只有自己的丈夫,老骂他们没本事,不知道想办法盖个大院落招徕顾客好多男人想再盖,可是又被老婆骂了,马帮本来就没有多少人,你盖出来给鬼住啊

  嘉庆元年立春刚过,白嘟祺来了一大群人这群人与众不同,他们中有一人不是骑马的,而是骑大象的开路的一个佤族大汉来到白嘟祺王家马店,用流利的彝族话对王掌柜说:“缅甸王子驾到,你把所有住店的全部哄出去,准备接驾”

  王掌柜一生谨慎,为免节外生枝,只得一间间客房进去央求马帮大哥们到别家去大家畏惧王子的权威,也不愿为难王掌柜,只得退房只有最末一间的一个走单骑的汉子坚决不答应王掌柜再三央求,汉子说:“我不为难你,你带我去见他们”

  王掌柜只好带着他来到佤族汉子面前

  汉子叱问:“你们是什么人,如此霸道,也不讲先来后到,在大清国普洱府地盘上强行赶人,好大的本事”

  佤族汉子抽出马刀架在汉子脖子上:“这就是本事”

  汉子大笑着用脖子撞向刀口,佤族汉子本以为他会服软,没想到他竟有如此举动,愣在当地而令他更吃惊的是,汉子的脖子没有被锋利的刀刃划破,而是“?”的一声,刀锋从中折断为两截汉子顺势往佤族汉子头上一掌拍去,佤族汉子当即后退了三步,腿都软了

  “你回去告诉你们王子,我们普洱府人不是任人欺负践踏的,今日客满了”汉子说罢,扭头大踏步回到客房

  这一切,王碧君都看在眼里其实,她早就心仪这个身材魁伟,面目俊俏的后生了,只是,他们从没搭过话今日见他如此正义凛然,更是喜上眉梢

  王掌柜也看到了女儿,看透了女儿心思心想:今晚若不出什么乱子,有这么一个女婿,也算是苍天显灵,佛祖恩赐

  王家信佛,这在全村是独一家白嘟祺有一座小桥,就在茶道入口处一丈远,桥的对面就是白嘟祺桥的西侧,供着一座佛像,那佛像供奉在小巧的“路神”庙里,每天王碧君都要早晚三次给路神烧香,保佑马帮平安这也是马帮都喜欢到王家马店投宿的一个原因

  可是今天,王家偏偏摊上了这么一件棘手的事情

  佤族大汉怒目圆睁,转头飞身上马,疾驰到桥边,来到王子身边耳语几句王子大怒:“区区一个赶马讨生活的,胆敢挡我朝见大清国皇帝的王子,真是不知死活看我踏平了这个弹丸之地”

  王掌柜紧随佤族汉子之后赶到桥边,见此景象,知道这是缅甸王子的朝贡队伍,他们三年一度向大清皇帝进贡每当此季,他们都会自南而来,准时来到此地,向北朝圣而去这些人得罪不起

  王子说罢,拍了一下大象,催促它过桥,可是,任他如何拍打,大象就是不动

  “再不动身,本王子杀了你”王子怒不可遏

  大象伸长鼻子,仰天长啸,转身向南,朝思茅厅奔去王子急了,大象这是要原路返回啊,他们从缅甸出发,赶了一个多月的路才到这,大象要是回去了,那就误了大事啦

  “神象莫慌,神象莫慌,我们不过桥啦,不过桥啦”王子不停地喊着

  大象跑出三里路,才停了下来王子的队伍几十人,也慌乱地跟着跑了三里路,狼狈不堪

  王子是傣族,也信佛,看到神象不过桥,知道自己触怒了神佛,闯下了祸,不该蛮横无理令人驱赶马店的客人,所以派佤族汉子带着礼物去给王掌柜道歉,而他们就在山林里搭建帐篷,过了一夜次日清晨,大象驮着王子,绕过桥,蹚水过了白嘟祺,走了

  马帮汉子们,对王家马店的感情又深了一层,每个人路过路神庙,都要烧香祈求佛祖保佑白嘟祺村民也渐渐开始礼佛了

  三 才子沦侠客,佳人空喜欢

  王碧君终于知道,汉子叫罗文秉,他朗厅人罗文秉说,他本是富商之后,出身书香门第,无奈十年前被土匪劫掠,万贯家财被抢,百间屋舍被烧,全家老小被杀,幸而当时他到银生城里拜访文友了,不然罗家满门都被灭了乡人到银生城告知此事,罗文秉当场吐血为报家仇,他决意习武,上了无量山,找到负有盛名的无量剑宗,拜师学艺,八年寒暑,他学得了一身本领,剑术、气功已经超越了历代前辈,于是下山寻找仇家可是,人生总是无情,早在乾隆五十八年,抢劫他家的土匪,已经被朝廷剿灭了要是他早一年学会武林绝学,就可以为家族报仇雪恨了血海深仇,就这样了了

  为了生计,他买了一对骡子,买盐巴、茶叶驮到缅甸去卖这营生,已经干了一年多每次都在王家马店歇脚

  罗文秉告诉王碧君,当他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其实已经深深地爱上了王碧君在他的眼里,哪怕是身上背负着的血海深仇,也比不上看她一眼重要

  那一天,他没有和其他赶马人一样,继续踏上茶马商道他在白嘟祺住下了,成了王家的女婿王家大宴三天,所有住店的人都不收钱,他们为找到一个文武双全的女婿而欣喜若狂三天里,罗文秉敞开酒量,和村里的乡亲、远方的客人大喝,人人惊叹他的酒量

  其实只有他知道,他那是靠多年修炼的气功,将酒都逼出去了,人人见他喝得满身大汗,那汗水,其实就是他排出的酒他却喝趴下了村里所有男人,附近前来拼酒的酒鬼,会喝酒的女人,也都被喝翻了

  再没有人敢来挑战全村还清醒的,只有他的岳父、岳母和妻子了

  第四天,天亮的时候,当最后一个男人被他喝翻之后,他拔出了宝剑,迅雷不及掩耳地杀死了他的岳父王掌柜,把从佤族汉子身上悄悄取下的羽毛塞进了岳父的手中那时,岳母和妻子还在熟睡之中

  他从容地走进账房,把岳父母积攒多年的两箱金银细软全带走了

  在他岳父的手掌里,人们认出了缅甸王子身边的佤族汉子身上的羽毛从那封留在桌子上的短信上,人们知道,罗文秉去追杀仇家了

  哭成泪人的王碧君,斩钉截铁地说:“我等你回来”

  四 相思竹落泪,深爱永不渝

  四年转瞬间

  白嘟祺多了好几家马店,那是因为王家马店没了,别人家有了机会,当然要品尝赚钱的甜头

  王碧君的头发白了,形容枯槁罗文秉走后,每一天,他都要爬到山顶的竹蓬下,朝着茶道南北两边,看看丈夫回来了没有她不知道,丈夫到底是从南边走了,还是从北边走了她每天都在心里祈祷:快回来吧,回到我身边,我不要你报仇了,和我对你的爱相比,仇恨算什么,你快回来吧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王碧君死了那一年,她才二十岁人们把她葬在了山顶的竹蓬下

  每天夜里,白嘟祺的人们都会听到,竹蓬沙沙响,人们还发现,自她死后,竹蓬只会朝着南北两边长,每天早上,竹子上都会落下无数的露珠人们都说,那是她在盼着罗文秉回来,沙沙的声音,就是她的哭声,那些滚落的露水,都是她的相思泪人们把这蓬竹子,叫做相思竹

  数百年来,白嘟祺的夫妻没有离婚的,因为大家每天都看听到王碧君的离别泪,听得见她的啜泣声,也没有哪个男人远走他乡,他们都不忍心家人的担忧,爱人的牵挂

  罗文秉再没有回来过,没有人知道他去了何处,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更不知道他所讲的故事是不是真的,也不会知道他曾经犯下的罪孽

  这一切,哭泣的竹子一定知道,每天,她都在对着苍茫大地诉说而白嘟祺的人们只知道那个美丽的爱情传说,他们的生命中,没有仇恨,只有凄美的歌:

  太阳出来团罗罗,妹妹天天在等哥

  紧等紧等等不着,抱着夕阳滚下坡

  坡下的世界,属于白嘟祺,属于那个等待的姑娘,不属于运送盐巴和普洱茶的马帮,也不属于那个爱喝普洱茶的乾隆皇帝,那一年,在遥远的北京城,乾隆皇帝驾崩了,他当了四年的太上皇,带着他的十全武功和大清帝国的夕阳,走了

  共 414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在本地传说基础上,加入了一些自己的理解开篇,以大清帝国换皇帝的大事件,隐喻普洱茶在茶界取得了应有的地位并以乾隆皇帝的君不可一日无茶引出他对普洱茶的喜爱,普洱茶由此名重天下罗文秉的故事中,作者重提他朗厅、银生城、思茅厅、普洱府等地名,其实并不仅仅是为了故事情节的展开,而是重申普洱府等地名的历史,让人思考普洱的历史,不论光彩夺目,还是满目疮痍无量剑宗是金庸小说中写到的景东一个剑派,金庸虚构此剑派,至少证明他对此地的了解、喜爱,我们不应放弃任何一种利于发展本土文化的可能性罗文秉的家仇故事,有余华小说《鲜血梅花》的痕迹,王碧君的祈祷,也与之类似,而作者要表达的,是普洱人民淳朴、至善的人性之美一篇优秀的小说,不仅仅是故事,而在于一种思想,一种悲悯的精神文中罗文秉是个骗子,但劫财不劫色,个性鲜明他有着高超的武艺,海一般的酒量和过人的计谋,却是一个反派,让众人蒙在鼓里这个二号人物的刻画,要突出的,却是一种宗教式的悲悯,一种心中只有感恩和爱的心境这大概就是我喜欢这篇小说的原因补充说明一下,文中缅人骑象的故事有史记载,发生于1895年的贵州,缅人向清朝进贡大象文中化用了此事,因白嘟祺有象不过桥的传说文中乾隆皇帝禅位的史实可阅读《清史稿》,至于细节,当属小说技术总体而言,值得一读【天赐普洱:岑珉】

血管堵塞用通心络胶囊管用吗
颈动脉有斑块应该注意什么
成人护理垫哪里有卖
怎样预防新生儿枕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