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破修武帝 第284章、父亲的惊讶

2019-09-16 17:12: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修武帝 第284章、父亲的惊讶

“父亲么?”那刻的萧鸣,脑海里浮现起了父亲那张坚定而冷漠的脸庞,他diǎn了diǎn头,然后道:“可以带我去。”

“萧公子,这边请……”

那名xiǎo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而萧鸣跟在xiǎo厮的身边,走出了殿堂,然后往外走去,在殿堂外,那里准备了一辆马车,只不过那马车却极其的华丽而高贵,五匹毛汗血马,拉着一辆足足有三人来宽、四人来长的马车,两道车轮上面泛着一道道爬山钉,一件大红色的车蓬披在马车上,显得有些威严。

“公子,请上马车……”xiǎo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当下,萧鸣走上了马车。熟练而老成的车夫立即吆了一声,顿时间,五匹血汗汉马奔腾了起来,沿着官道往外跑去。

马不停蹄。而此刻的萧鸣,闭着眼睛在修炼着,但他的思绪却怎么都无法平静下来,脑海里浮现起父亲萧东海的脸庞。父亲那冷漠而偏心的嘴脸再一次呈现出来,那刻,萧鸣紧紧地捏住了拳头,当年他用尽了力气,才考进乙级武学堂神殿谷,但却因为父亲的一句话,他的命运却被宣判为死刑。

“父亲,你心里一直都只有哥哥吧?”萧鸣眼里全是厉芒。此时,马车停了,顿时间,一阵尖细而恭敬的声音响起:“恭迎萧公子的到来。”

萧鸣眉头一皱,只感到此人的声音极其的阴细而尖鸣,如同一头鸡鸣般,萧鸣走出了马车,却见到在马车下方,站着几名男女,两男四女,男的身穿着蓝底官府服,女的身穿着白绵连衣,正是乾阳王朝的太监和官女,萧鸣走下了马车,闭上眼睛,运用帝王目术朝着四周探去,突然间,他一动,睁开眼睛,道:“如果不错,这里就是王宫了!”

“萧公子果然不凡,你説得没有错,这里就是王宫。”一名太监尖声细气地道。

“如果不错,这并不是什么王爷,而是皇子。”萧鸣説道。

脚本那两名太监相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惊讶,两人连忙恭敬地道:“萧公子説得没有错,此次招见你的正是当今王朝的太子永生。”

“太子?”那刻,萧鸣眉头一皱,他沉默了,堂堂的太子竟然要召见他?难道他父亲只是一个噱头?

而在此时,太监感到了萧鸣所想似的,説道:“萧公子的父亲萧东海,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从中原赶了过来,前天才刚到帝都,而太子得知你父亲到来,就立即迎接其,此刻,尊父正在太子殿下的神王殿里。萧公子,这边请……”

在几名太监和官女带领下,萧鸣往前走去,在皇宫里穿梭,所到之处,萧鸣都暗暗咋舌,这里占地广阔,寸土寸金,前方或是金碧辉煌的殿堂,或是神圣雄伟的天坛,每五步一头雕梁画栋的石狮,每十步一道嵌金渡银的画梁,每百步一处风景优美的凉亭……

萧鸣往前走去,走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到达了神王殿,而这一路走过来,萧鸣也见识到什么叫雄伟而壮观

“萧公子,太子和尊父就在神王殿里,请你进去吧。”太监恭敬地説道。

萧鸣diǎn了diǎn头,他走进了殿堂里,里面正传来一阵阵恭敬的声音响起:“哈哈,怎么敢当,我儿子风光也是他的实力而已……太子您过奖了……能够为帝国培育出一名大将,是我的荣幸……”

这声音极其的熟悉,萧鸣听出来,正是他父亲萧东海。

萧鸣嘴角浮现一丝嘲讽的笑容,他走了进去。而门旁两边的太监见到萧鸣,面无表情地道:“萧鸣公子到来……”

“我儿子来了……”神王殿里,一阵激动的声音响起,只见萧东海走了出来。

萧鸣望去,他见到了那一张熟悉的脸庞,戴着一dǐng乌黑的农夫帽,头发都绑在农夫帽里,肌肤黝黑,眼睛浊中泛着一道道精光,此刻,他激动地走了出来,只不过,当他见到萧鸣时,却猛然一震:“xiǎo鸣,怎么会是你?不是xiǎo贤吗?”

“哼!”萧鸣冷然一笑,突然觉得有些戏剧性,泛笑地望着身前这名中年人。

“这……这怎么回事?为什么是xiǎo鸣来了,xiǎo贤呢?”萧东海有些尴尬地道着,他回过头望向了皇太子。

此刻,在神王殿里,站着另外一名少年,那少年,二十出头,身材高硕,容貌英俊,身穿一件尊贵的皇太服,背手而立,目光却望向了萧鸣,眼里烛光生辉,只不过此刻的萧鸣,并没有注意到这名皇太子而已,此刻的萧鸣望着萧东海。

“xiǎo鸣,你怎么来这里了……”萧东海尴尬过后,然后望向了萧鸣,见萧鸣没有回答,他有些不悦,低声喝道:“你怎么跑来这里了?你不是还呆在xiǎo镇里的吗?你来这里添乱干什么!还不给我出去!”

萧鸣嘴角浮现一丝冷笑,道:“是皇太子叫我来的。”

“你瞎説什么,我前天才来到帝都,皇太子得知后就立即接我来这里了,皇太子对我们家有恩,你怎么能如此无礼呢?还不快给我出去!”在萧东海心里,皇太子之所以第一时间款待他,是因为他的儿子萧贤,他朝着萧鸣低声喝道:“xiǎo鸣,你瞎説什么,还不立即给我出去,皇太子想见的是xiǎo贤,而不是你!”

萧鸣有些戏谑地望着萧东海。

望着这一名中年人,在其眼里,天地间只萧贤而已,这让萧鸣冷笑了,他什么都没有説,而是戏谑地望着萧东海。

见萧鸣戏谑地望着自己,萧东海脸色怒火了,他也顾什么面子,提声喝道:“大胆刁民,这里可是皇宫,岂你是一介草民能够来的,还不立即滚出去!如果不是,我立即向皇太子求意,将你办了!”

“呵呵……”

突然间,萧鸣笑了,笑声中有些嘲讽。

身前这个中年人,根本就不配做他的父亲,在他眼里,只有权势,只有虚荣,只有他哥哥萧贤。但此时的他,却动了,望向了神王殿里的那名青年,扬声地道:“皇太子,一介草民萧鸣应旨意来了!”

“哈哈……”

皇太子哈哈大笑,他走了上来,笑道:“萧公子,你终于来了。”

“这……”萧东海僵住了,疑惑地望着萧鸣和皇太子,而此时,萧鸣问道:“不知道萧公子找我来为了什么,如果没有事,我还回去准备一下,明天要参加最后的审核。”

“哈哈……”

皇太子一笑,道:“我喜欢你的开门见山,密不可瞒,我这次来是想将你收归我的麾下,如果萧公子不介意,我想你做我左臂右膀,扶助我登基!”

“什么!”

发出惊呼声的不是萧鸣,而是旁边的萧东海。

萧东海紧紧地盯着萧鸣和皇太子:“这怎么可能?xiǎo鸣他……他竟然得到了皇太子的赏识!不是xiǎo贤吗?”

新生儿能喝四磨汤吗
轻微尿失禁的原因
外敷活血化瘀消肿止痛
风湿骨痛什么方法最有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