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血火天衣 第345章 绝技出手

2019-09-11 11:05: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血火天衣 第345章 绝技出手

谢凝在范铃雨之后出手攻击,沙业本应是第三个,但他的体型太大,躲避起來光线也相应笨拙,是以沒有一时之间酝酿起足以一战的力量,

斧锤刚刚出手,谢凝就察觉到了不对,即刻向后迅速退去,

挥出的斧刃的确命中了夜无明,而且这一击已经用上了谢凝的十成力量,足以将整个战场劈开一条裂缝,

可是夜无明的身体连晃都沒晃一下,甚至连意识都不在这里,她依旧全神贯注地追逐仇无衣,仿佛这个战场上只有仇无衣这一个对手而已,至于其他,不过是些陪衬,

不仅如此,斧锤挥动的痕迹是由上及下,垂直的一击就算沒有对夜无明造成伤害,至少也会有一些力量波及到地面,但是沒有,什么都沒有,力量一接触到夜无明就立刻泥牛入海般消散了,

更可怕的是,夜无明还同时承受了范铃雨的一击,

范铃雨的脑筋比较直,沒有立刻后退的觉悟,当她意识到自己发力的手掌竟然死死地贴在夜无明胸口无法前进半分的时候,夜无明终于散去了双眼喷射的光线,

然而她的眼睛沒有恢复原状,被熔岩状物质所填充的双眼分外可怖,

一个人,连出手的动作都沒有,就轻而易举地压制住了启明星中攻击力最强二人的招式,

“你们说说,我什么时候反击比较好,”

夜无明“友好”地看着面前的范铃雨,忽然抬起一只手,吓得范铃雨马上退出了好远,也把正要攻过來的沙业一同吓退,

至于程铁轩,现在才从地上爬起,

其实夜无明的手并沒有攻击范铃雨,

抬起的手指在空气中迅速一夹,将远方射來的一道红光夹散,

“切,”

凌戚暗自啐了一口,暂时放下了手中的火神炮,偷袭已经失败了,

此时此刻,刚刚落地的仇无衣心中也是感慨不已,在夜无明背过去的瞬间,他曾经想过用心魂逆转抹消存在,快速接近,然而却完全使不出來,可见夜无明的神识已经片刻不离地锁定了自己,无法在她的锁定之下将存在感抹除,

不过仇无衣还有别的招式,至少现在还不到施展的时候,

因为夜无明实在太镇定了,一个狂暴的敌人远远比镇定敌人的容易对付,

“学姐,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准备好,”

仇无衣的落点正是谢凝身边,他知道夜无明肯定听得见,所以也沒有压低声音的意思,

“一分钟,沒想到开场就要使出这一招,实在是刺激到不行,”

谢凝平淡的口气之中着实体会不到什么“刺激”,

“有什么新的战术,尽管使出來看看,不过我好像事先声明说过,要是诸位拿不出像样的战力,接下來就不再是比赛,”

夜无明沒有说出下半段话,而且她对启明星根本就沒有一丝一毫的期待,

如果说非要有那么一点期待,那就是对鲜血的渴望,

绷带像一条活着的蛇,从夜无明的手腕上一圈圈地落下,紧紧缠在手臂上的锁链也碎成了一截一截,

去除绷带之后,里面露出的是一条白嫩如玉的藕臂,并沒有呈现出异形的形态,

随着绷带解除,整个战场的氛围立刻变了,在仇无衣的召集之下,启明星全员将谢凝护在正中央,严阵以待,

谢凝脚下的魔纹却不知所踪,随之消失的还有她的生命力,现在的谢凝陷入了一种尸体般的状态,非常奇特,绝不像在备战,

本來战场上的空气就沉重得令人难以呼吸,夜无明活动了一下手掌,洁白无瑕的掌心与指尖沒有半点污迹沾染,她的脸色却充满厌恶,

“抵挡不住的话,就干脆地去死吧,死掉的人不过一团肉而已,对吗,”

夜无明张开了五指,像是在对自己的手掌聊天,对于正常人來说,自己的肢体应当是亲密的朋友才对,

对于夜无明而言,这只手,却是个极其令人讨厌的邻居,

她的话显然不是威胁,

一条几乎粗如手臂的锁链从夜无明的手掌之中蜿蜒飞出,上下左右灵活地转了一周,突然锁定了被众人包围的谢凝,

夜无明改主意了,因为谢凝的样子令她有些捉摸不透,按理说,启明星所有人的实力应该都是一目了然的,所以她想将这个未知数直接抹杀,

“來了,”

仇无衣高举战斧,斧刃之上银光忽现,正是月光断头台的刃纹招式的起手势,

未等锁链飞出多远,几点爆炸的球形火光接连浮现在锁链表面,凌戚试探性地射出几枚飞弹,无一例外都命中了锁链,

可是,威力太差了,

即使是划时代的武器也伤不了锁链分毫,除了爆炸的火光与硝烟之外,一无所获,

借着火光的掩护,沙业与范铃雨共同冲出了据点,兵分两路一起袭向锁链的同一个点,

夜无明脸上挂着微微的冷笑,隔空操纵掌心放出的锁链,避开了二人出招的锋芒,

灵活的锁链从范铃雨掌中的光芒之下一闪而过,紧紧贴着地面,沙业的正拳也无法阻挡,

仇无衣战斧之上的银光已经积蓄完毕,等待的是一个机会,

唯独程铁轩沒有出手,他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所以他以自己的身体挡在了毫无反应的谢凝面前,

假如所有的攻击全部失败,程铁轩已经做好了觉悟,自己就是守护谢凝的最后一道盾牌,

锁链像是在嘲笑攻击失误的二人一般,尖端向着程铁轩的脸瞄了瞄,形同威胁,

也许是出击的时候了,

夜无明如此想道,准备让锁链闪过仇无衣的一击,然后直接攻击谢凝,

贴着地面抬起“上半身”的锁链简直是一条活灵活现的蛇,蛇头部分瞄准了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倏地向前探出,

“嗯,”

两声闷响,夜无明心头忽地一动,锁链竟静止在了半空,无法前进分毫,

定睛细看,沙业和范铃雨一招失败,此时已经再度调整了体态,一起将紧贴地面的锁链死死按住,

在夜无明出招之时,本來就沒有太在意对方的力量,多少有些轻敌,

无论是沙业还是范铃雨,凭着一己之力肯定无法抵御锁链挣扎的力量,但现在他们是两个人,而且很快第三个人即将出现,

那就是已然出手的仇无衣,

不是因为夜无明大意,而是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孤身一人的战斗,有时反而会意识不到几个人的力量加起來会变得更强这个事实,

“一,”

沙业忽然放开了手,锁链压力大减,夜无明却想不到现在会有人放手,导致锁链一下子失去了控制,

“二,”

范铃雨随着沙业从锁链附近离开,不同的是她急速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谢凝身后,

“三,”

原本压住锁链的两个人撤离之后,半月形的银光从高空轰然坠下,将乱飞的锁链狠狠地钉入了地面,

这时几乎沒有人注意到,谢凝的身体开始出现了一点细微的变化,因为她的皮肤本來就白皙,所以即使变得苍白,失去血色,也很少会有人认为是某种预兆,

“你以为我会输给你,”

夜无明心神已定,锁链上的力道立刻加了三分,本來被半月银光钉在地下的锁链开始蠢蠢挣扎,仇无衣双手一起用力,却按不住挣扎不停的锁链,全身都随着大地一起颤抖,

悄悄在谢凝身后出现的范铃雨暗中积蓄起力量,机会只有一次,失败的话,必然满盘皆输,

“不行了,”

仇无衣被破土而出的锁链猛地弹上高空

,本來锁定谢凝的锁链也顺势将目标变成了他,向着高空重重地抽去,

“心……魂……逆……转……”

谢凝紧紧咬着嘴角,狰狞地抬起了头,披散的长发之下出现的是一张白得可怕的面具,完全就是个复生的阴魂,

“什么东西,”

夜无明听力过人,深知这四个字的意义,然而此时锁链正在追击仇无衣,刚刚抽向了半空,

仇无衣的身影迅速消散,躲开了锁链一击,站在谢凝背后的范铃雨猛一咬牙,一拳却轰中了谢凝的后背,

“呜,”

谢凝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随之喷出的不止是鲜血,还有一道笔直的乌光,

“这是……这是何等罕见的神技,”

第一个开口惊呼的竟然是爱心剪刀一边的胡博士,他像看到一件稀世珍宝一般,欣喜若狂地盯着谢凝不放,双手不住搓动着,手杖也被丢到了一边,

夜无明头一次见到谢凝这个心魂逆转,更想不到谢凝被狠狠一拳击中之后,口中还能吐出一个奇怪东西,而且这个东西正是因为范铃雨的一拳,才加速到令夜无明暂时沒有反应过來的程度,

“哼……”

谢凝摇摇欲坠地踏前一步,无力地站着,

黑光穿过仇无衣的身边,擦过袭來的锁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夜无明的体内,

观众们大气都不敢出,生怕露掉任何一个细节,

可是什么都沒有发生,

黑光绝对命中了夜无明,可是她却一点变化,一点异常都沒有,

尴尬的气氛顿时笼罩了整个观众席,

小儿呕吐吐奶溢乳消化不良
小儿汉森四磨汤的功效
宝宝脸部发黄怎么回事
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