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河南农民守尸18年难寻杀儿凶手

2019-08-14 19:36: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8年前,河南平顶山市叶县发生了一起儿童遇害案,案件至今未结,盛放死者的棺材一直放在案发现场,迟迟没有下葬。

 

 那是一间废弃的农房,屋顶快要掉完,残破的墙根下,放着一口没上漆的棺材,王龙龙已在里面躺了18年。遇害那年,他刚6岁,直到今天,嫌疑人仍未全部落网。警方无法结案,遗体只能无限期地存放在案发现场。

 多年来,父亲 不仅要替儿守尸,还要漫无目的地追凶,从29岁追到47岁,任何线索也没发现。当初被警方通缉的4个嫌疑人,有 人已回乡多年,因证据不足,他们已恢复自由。面对这一切, 称自己 认 了 。

  不能原谅自己。 我就是不行,让儿子白白死去。 有时会碰到嫌疑人,那种尴尬与复杂的无力感最终沤烂在心里。常年追凶,使他总阴沉沉的,身边每件事物,都有可能触及到他的脆弱情绪。

 浸染着死亡气息的农房,更是锁住了他一切希望。

 

柜子底下藏尸

 

  龙龙遇害前,连顿饱饭都没吃上。 想到这里, 眼角泛起泪花。

1998年腊月初二,河南叶县夏李乡张庄村。读学前班的王龙龙上午11点半放学回到家, 的妻子张荣有事没在家,门被紧锁。王龙龙跑到奶奶家要了一个馒头后,再次往家方向跑去。没人能说清他最后去了哪里。

 当天, 因身体不适外出看病,病没看完,他觉得心里异常慌乱,5点多,骑着二八自行车提前回家了。妻子仍没回来,大门依然紧锁。 准备从邻居王某坡家中,翻墙回去。

  叔,你见龙龙没? 王某坡没有应答,匆匆返回家中。 又去了母亲家,母亲称,自中午见了孩子一次外,再没见到。

 眼看天都要黑了, 决定报警。

 他到离家最近的叶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五中队,向警方登记后, 又回去发动乡亲继续寻找。

 晚上8点多,警方拿着一只红色儿童鞋,让 夫妇辨认,他们一下就认出是儿子的。这只鞋是侦查人员在王某坡家中找到的。同时,王某坡大儿子王某跃也不见了,大家都怀疑是他带走了王龙龙。

  从警察口中得知,已将王某坡扣押在中队办公室,有两名警察看管。 我要求见他时,警察又说人已经跑了。 无法理解。

 后来, 注意到,王某坡家的灯始终亮着,但一家四口全失踪了,家中洗好的红萝卜,还没来得及切。

 王某坡举家外逃的信息,被当地警方证实。

  发动亲戚,找了一夜。寻找过程中,他妹妹的一个朋友差点被两个骑着摩托的人拿木棒抡到头部,庆幸的是,并没打中。两人弃车逃跑。至今,这个细节不知是否和王龙龙失踪有关。

 第二天上午10点多,警方对王某坡家进行了搜查,开始没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准备撤离时,他们看到王某坡家床前柜子下有新松动的土。将柜子挪开后,警察发现地上铺的砖也有松动迹象,将砖头扒开后,王龙龙的尸体出现在众人面前。

 知道这个消息后, 整个人都瘫了,突然而来的噩耗让他不知所措。 告诉妻子: 孩子没有了,以后我们俩分开过。 在那个高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的年代,对 一家来说,失去独子几乎失去了生活的所有意义。

 他想去现场看看儿子,警察担心他受不了眼前惨状,便阻挡了。

 按照村民推断,一个人较难完成杀人、埋尸、抬柜子掩藏。而且,叶县警方信息显示,王某跃患有精神疾病。

  说,法医对尸体进行了鉴定,但他没看到过报告, 真正死因,我现在也不知道,听说是被勒死的。

 

不完整的证据链

 

 不久后,叶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下发了协查通报。通报称,王某坡、王某跃、王某辉系父子三人, 将邻居一6岁小男孩骗至家中害死,后外逃。各级公安机关在日常管理工作中,若发现这三人,请予扣留,并与叶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五中队王自学、李建云联系 。警方还在协查通报上附了三人的免冠照片。 说,一起潜逃的,还有王某坡的妻子吴某。但她没有出现在通报上。

 至于杀人动机,不少村民反映,有个风水先生对王某辉说, 你哥(指王某跃)有邪病,如果不治,来年将有灾祸发生。 自那天起,王某坡便开始请 神汉 为王某跃 治病 。

  自称还见过一次 神汉 ,并听到他对王某坡说: 这病得找人替,没有人替,治不好。 彼时, 并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不久后,儿子被害。

  用王某坡家里存放的棺材板做了一口棺材, 警方告诉我,案件没告破,案发现场必须封存,棺材不能入土。 说。原本以为案件很快告破,但等待数月后,丝毫没有进展。放在王某坡家案发现场的棺材,也迟迟没有下葬。

 2001年农历九月,王某坡与王某辉在南京落网,后被押解回叶县看守所。但王某跃至今没有音讯。得知此消息时, 赶紧去了公安局, 叶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三中队朱队长告诉我,就凭王某坡藏尸一事,他就出不去。 以为儿子终于能入土为安了。但之后,他从警方那里得知,叶县人民检察院对王某坡、王某辉不予批捕。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辗转找到了检方下达的 叶检不捕【2001】 号 叶检不捕【2001】 4号 《不批准逮捕决定书》。两份决定书分别针对王某坡、王某辉作出,上面显示,公安机关以涉嫌包庇罪对两人提请逮捕,并非涉嫌故意杀人。检方认为,两人涉嫌包庇的行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批捕犯罪嫌疑人。

  向叶县人民检察院提出刑事申诉,2002年检方作出复查决定书,结论与此前认定并无二致。检方称,该案重大嫌疑人王某跃于案发后去向不明,被害人是否系王某跃所致死,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复查决定显示,王某坡的供述和相关证人证实,案发时王某坡并不在家,他在外边给王某跃找神婆治病,没有作案时间。 犯罪嫌疑人王某辉供述和相关证人证实,案发时王某辉在家,有作案时间,存在重大嫌疑,但没有证据证实王某辉犯包庇罪 。

 随后,两人被取保候审。

 日前,叶县人民检察院人士告诉记者,当时公安就该案向他们提交的资料是涉嫌包庇罪,而材料形不成完整的证据链。

 叶县公安局则向记者证实,该案的确至今没有结案,王某跃才是涉嫌杀人的嫌疑人。叶县公安局表示,案件发生后王某坡、王某辉、吴某三人先后因涉嫌包庇罪被叶县公安局调查,但王某跃一直在逃,该局遂对王某跃网上追逃,后经侦查人员大量工作仍未发现王某跃的下落,现该局正在全力追捕涉案在逃的犯罪嫌疑人王某跃。

 

尸体18年未下葬

 

 叶县公安局证实,案发后叶县公安局法医对王龙龙尸体检验完毕并将尸体交由 处理后事,但 认为犯罪嫌疑人王某跃及其父母全家去向不明,当时的王某坡家已经人去屋空,因此 夫妇就将王龙龙的尸体暂时安置在王某坡家。

 该局办案人员通过多方协调尽力化解 、王某坡两家的矛盾,并多次建议 将被害人王龙龙尸体妥善处理。但当事双方两家矛盾较深,且主要犯罪嫌疑人尚在逃,故 不同意将尸体移出王某坡家。

 一年又一年下来,王某坡的家,慢慢破旧,屋内也杂草丛生,棺材上散落着大量杂物,两个家庭间的矛盾越来越深。 告诉记者,这期间,公安局换过很多任领导,但对于棺材如何处理,都没有给出确切答复。警方答复记者说,他们一直在努力调解,并建议 将儿子尸体下葬。

 河南著名刑案律师付建表示: 按照有关规定,对已查明死因,没有继续保存尸体的必要,公安应当通知家属领回处理,对于无法通知或者通知后家属拒绝领回的,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可以及时处理。

  说,除尸体问题没法解决外,追凶过程更令他难忘。据 回忆,案发之初,警方进行过几次追凶,但都没结果,着急的 ,开始自己追凶。他先后去过平顶山、郑州、南京、北京等地,而他所谓的追凶,就是到当地派出所,问问有没有河南籍的通缉犯,然后看照片一个个对比。但追凶效果很差,大多时间,他是在大街上游荡。

 有一些 记者 联系过他,但对方提出,必须先拿钱,再采访。早就失去经济能力的 ,无法承担 采访费 便放弃了。 也在网上发过帖,但经常不到半小时就被删除。尝试很多办法没有成功后,他最终回到叶县老家。

有时, 和王某坡会在路上碰到,王某坡还主动向他递烟,但 不接受。 坦言,案件过去了这么久,他对王某坡的恨几乎没有了,只想要对方认个错。 在农村活着,尊严比什么都重要。 说。

 村干部也为两人协商过,并劝 挪走棺材,把房子拆了,用拆下来的砖头盖房。 那里的砖,盖房子我住着不安心。 王某坡曾提出过赔偿5000元,我拒绝了。 觉得钱太少,抵不了一条命。

 王某坡家属称,这个问题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并觉得王龙龙的棺材放在他家老宅,属于侵权。王某坡的家属透露,王龙龙是王某跃害死的, 多年来,家人一直联系不上他,他也从未与家中联系。 各方争执不下, 只能透过被木板钉住的窗,凝望着儿子的棺材, 事情解决不了,我就一直守着他。

 

接力追凶

 

 多年的追凶与守尸导致 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他经常喃喃自语,并和妻子回忆着1998年前的美好时光。为了重建生活,这对夫妻又生下一儿一女,可随着孩子慢慢长大, 的胆子越来越小,顾虑也越来越多。

 他担心自己继续追凶会给儿女带来影响。一开始,他不想把王龙龙的事情告诉他们,但儿女懂事后,还是从村民口中知道了。儿子问: 我哥是不是在那个破房子里? 用沉默和眼泪回应了传言。从那时起, 的儿子学习倍加勤奋。

 今年17岁的他正读高中,成绩非常优秀,他的理想是考上好大学,只选择法律或公安两个专业。 学法律是为了给他哥维权,学公安是为追凶。 说,他不想把儿子牵扯进来,但儿子说,自己有责任接力追凶。

  说,之所以把追凶当作信念,是因为在找一种慰藉, 让故去的儿子知道,全家没有放弃他。 也动摇过。没有收入来源,加上常年奔波,经济压力导致他一度想放弃。

 还有一次,王某坡通过亲戚找到 ,再次转述了挪棺材的想法,看在亲戚面子上上, 要1.5万元, 但他只想出1万,协商就没成功。 王某坡家属认为 就是想要钱。 也不避讳: 我家毕竟死了个人,凶手没有抓到,要钱有错吗?但更多伤害是无法用钱衡量的。 说。

 一个现实是,司法层面还无法介入该案赔偿问题。叶县人民检察院人士说: 刑事部分没有定,民事赔偿自然进行不下去。

 不过,警方为 一次性发放过15万元救济金,平时也有些小额资金救助,但仍填不平他在此事上付出的成本。追凶这些年, 买了一辆三轮摩托卖水果,但迅速发展的水果超市,让他彻底失业。

 多年情绪的积压快把 的身体压垮了。现在,他在叶县一家保健按摩店帮工,上班半个多月来,只能干些打扫卫生之类的杂活,工资的事情还没谈。

 家里虽有4亩多地,但每年粮食收成,还不够买化肥和农药。 以前没认输过,现在真认输了。 采访间, 一直重复这句话。

 儿子遇害前, 做过两次梦,一个是家里墙倒了,一个是房屋大梁断了。他把自己的不安告诉了家人,家人说,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

 追凶多年后, 在梦里见到过儿子,模样还是小时候。在梦里,一个女孩儿抱着他开心地荡秋千, 想走过去,脚下却是悬崖。他停住了,然后从梦里惊醒。

  还常想起儿子生前养的一条黑狗,他遇害当天晚上,黑狗也死亡了。

 现在,对儿子的想念, 寄托在一张照片上。照片中, 夫妇站在父母背后,王龙龙在最前面,一家人表情哀怨,这一刻,却将 所有的幸福定格。

整形美容怎么样
种植眉毛技术的特点和原理是什么
你是不是也受到眼袋大的困扰一起来看看如何解决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