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补天道 千六八 天动神龟动,龟摇大地摇

2019-09-16 17:41: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千六八 天动神龟动,龟摇大地摇

孟帅听见这句话,觉得想笑。

传说中的海?

怎么听着那么滑稽?

放在前世,也只有青藏高原上的淳朴牧民会有这样的感慨。

所有人,除了他以外都不觉得可笑,反而肃穆下来,一双双眼睛盯住大海,仿佛虔诚的教徒朝向圣地。

海浪声一声声的传来,仿佛最美丽的旋律,这种旋律让人深深沉醉其中……除了早已听过的人。

孟帅没有沉浸在波澜壮阔的景色中,反而在思考――这个世界,果然是有海的。

生活在五方世界和大荒的人没见过海,是因为他们不曾到过世界的边缘。天涯海角,在这里不是虚指,而是实际,只有到了天尽头、世界的尽头,才能看到海洋。

而这只神龟,现在就在走向尽头。

孟帅心中陡然闪过穷途末路四个字,见到了海洋,就是走到绝境了。

但同时,海洋也是生命诞生之地。在地球上,最初的生命来自海洋。这个世界也一样。孟帅曾在封印师的秘境中见证过世界的诞生。海中诞生世界,海中诞生土壤,海中诞生生命……大海是一切的起点。

现在,神龟带着朝阳一样的年轻武者,走向的是末路还是新生?

随着云雾散开,众人看清了神龟所在。原来神龟已经落在大河中,顺着河流而下,眼见到了入海口。

入海口越来越宽敞,原本那条河流虽宽,但神龟身子庞大,落在水中也占了大半,但到了入海处,河流已经宽敞的容纳十只神龟并行。孟帅独坐龟首,视野开阔,享受东流入海、豁然开朗的风光景象,也觉得神清气爽。

然而紧接着,他就爽不出来了。

江水微微低下的时候,他一眼看见,在江水中心,有一块低下水面不过数尺的暗礁,如石墩一样卡在神龟前进的路线上。隔着青蓝色的水还能看到若隐若现的白色影子。

“停下!快停下!”孟帅大惊失色,连声叫道。

但是他的声音微弱而徒劳。除了他之外,没人看见那块拦路石,神龟也像没看见一样,直直的冲了上去。

孟帅一时也无措,若是他自己看见障碍,当然可以越过,可是身在神龟上,哪怕在最前面,他也只是渺小的一份子,甚至无法独善其身,唯有发出一声惊叫:“卧倒!快!”声音太高,简直像是惨叫。

也不管有没有听他的,孟帅趴在龟首上,紧紧抓住地面――也是神龟的头皮。

幸亏,幸亏头皮是软的,可以抓紧,那些趴在龟背上的,还不知抓哪里。

刚刚趴好,只听咚的一声,地面传来巨震,孟帅已经抓牢,兀自脚离地向上飘去,就觉得如做过山车一样,随着身下的神龟飞上天空,打了两个滚,重重的落下,啪的一声,拍在了水里,比之前落地还高的水花如喷泉一样溅起,劈头盖脸将孟帅浇成个落汤鸡。

神龟落水之后也没平稳,因为水深加深,往下沉了几丈,水漫过了孟帅的头顶,水下都是暗流,又是一番冲击,白浪往孟帅耳中鼻中倒灌,咸苦的味道充满了口腔。

过了好一会儿,神龟几经沉浮,才猛然钻出水面。孟帅只觉得压力一轻,再抬头青天白日,恍如隔世。

噗――

他吐出一口水,慢慢的坐了起来。

真是太惨烈了。刚刚水流就像一群摔跤手,围着他一顿群殴。饶是孟帅修为如此,居然也觉得浑身酸痛,至于口鼻进水的不适,身上咸水的粘稠,都还算其次。

想想也是可笑。他的领域可是水啊,水流过身,应该和自己血肉无异,怎能如此狼狈?要找理由,恐怕只能说,龟身上仿佛有一种束缚,让他一身本领无法发挥。只能随着神龟上下摇摆,如同一件附属物。

虽然知道这恐怕是更高的意志在左右,他没法对抗,但还是很恼火。!到他看到后面的情况,才暂时把自己的处境抛在脑后。

龟背上,居然只剩下一半人了。

要知道孟帅可是早有准备,又有力可借,修为也最高,还落得一身狼狈,其他人连预警都只有孟帅的一嗓子,又坐在光滑还有斜度的龟背上,要如何自保?

一波水流,就冲得七零八落。现在龟背上留下的,都是有本事,或者运气最好的那些。粗略的数一数,剩下的也就二十来号,既格子争夺战后,又淘汰一半人。

这淘汰也太快了吧?而且方式简单粗暴,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啊。

孟帅一眼就看到了段凌夜和陈前。作为最中间的两个人,他们当然留下了。当然形象也好看不到哪儿去。难得看见气势凌人的段凌夜和坚毅如铁的陈前都流露出一丝狼狈,孟帅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其他人……或许有被淘汰的吧。

孟帅觉得最危险的,是杨成云和任盼盼那一对,他们实力本就差了一筹,坐的位置也太不好了。靠近边缘,首当其冲,难免……

等等!

定睛一看,发现两人都在。只是姿势更加惊险。一个人趴在龟背边缘,死死地抓着另一个人的手,另一人身子半挂在外面,几乎要浸入水中。

这个姿态似曾相识,之前占位子的时候,也曾有这么一幕。

只是角色调换了一下。

快要掉下去的,是杨成云,而在上面死死拽住他的却是任盼盼。

任盼盼的情况也很危险,她只有一只手撑在龟背上,这只手承担了两个人的体重。要在平时,她也是混元修为,一只手支持两人甚是二十人都没问题,但在这种极受限制的情况下,可是不容易。尤其是她的手指纤长白皙,看来像是不沾阳春水的柔夷,却要支持两人,实在柔弱难堪。但她的手指却很稳,稳稳撑在光滑几乎无着力处的龟背上,如深深扎根土石缝隙中的小草。

孟帅心中一动,水下翻起了一丝白浪,将杨成云轻轻一托,杨成云趁机借力翻了上去,和任盼盼十指相扣,也稳稳的拉住了她。

两人同时落在龟背上,相视一笑。

孟帅也是一笑,刚刚那一切那么惊悚,只有这一幕在漆黑中露出一丝星光来。

这时,突然听到有人道:“地动!”

这一声出的没头没脑,孟帅却是一凛,往下看去。却见陈前站起身来,湿淋淋的衣衫没有影响他锋利无匹的气势,孟帅还以为他是站起来打架的。

然而陈前并没有攻击,只是冷声道:“刚刚不是地动么?”

他这话没头没脑,旁人不知道什么意思,唯一能搭上话的孟帅离得太远,一时只有他一句话扔在地上,无着无落。

倒是段凌夜接了一句:“你在胡说什么?震动就震动,什么地动?”

陈前沉声道:“你没感觉么?刚刚在龟背上的颠簸,和之前大地动的频率何等相似?只是缩小了无数倍,缩短了无数倍而已。”

段凌夜嗤笑道:“异想天开么?这有什么关联?我怎么……”说到这里,他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僵硬的笑容让他看起来有些扭曲,他一向漫不经心的目光变得有些……恐惧。

段凌夜几乎不知道恐惧,他也不会对一切可知的存在恐惧,让他恐惧的,必是那些无可捉摸、无处不在、高深难问的东西,譬如说……天地!

因为恐惧,所以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然而,想对陈前的观点嗤之以鼻的,不止他一个。三灵殿还罢了,畏惧陈前的力量,只有偷笑的,五方世界这边,爆发出哄笑的不是一个两个。

这些人平时也不是那么无聊的人,但此时又一次死里逃生,满身狼狈却也有劫后余生的喜悦,满腔等待发泄的情绪,皆借此发挥,哄笑不已,仿佛看傻子一样看着陈前。

陈前道:“有什么好笑?”

他声音很低

,但他背后的三灵殿弟子立刻个个噤声,再无一人敢露出笑意。但五方弟子不听他的,继续起哄。

段凌夜重复了一遍:“有什么好笑?”

同样低沉无语气的话,仿佛按下了停止按钮,周围的声音消失一空。

段凌夜自己,坐在原地,低低道:“有什么好笑?”

对于段凌夜替自己挡了一下麻烦,陈前视若不见,抬头往上看去。正好孟帅看了回来。

看到陈前询问的目光,孟帅无声的点头。

对于陈前的疑惑,孟帅只有感慨和佩服――真是太敏锐了!

岂止是相像,简直是……

正在他要有所解释,就见陈前的疑惑变成了惊异,喝道:“小心。”

孟帅忙回头一看,发现神龟已经游入大海,然后向下潜去。

因为神龟是低头下潜,因此孟帅比龟背上的人更先接触水面。而它下潜的速度如此惊人,陈前看到的时候孟帅还在水面以上,孟帅一回头的功夫,水已经漫过了膝盖。

他连忙稳住身形,想要说些什么,已经无法开口。水已经漫过了他的口唇,然后漫过了头顶。

陈前也没时间表现出震惊,因为龟背也随着神龟下潜,也迅速的被水漫过。

所有人都随着神龟沉入水底。只有平静下来的海面,亘古如一日般的涌动着波浪。

蚊子咬了抹啥能消肿
什么药油能活血化瘀
外伤用活血化瘀的药
手足麻木的相关疾病
分享到: